男性保養 | 男性保健 | 男性用品 | 男性飲食 | 營養健康
中醫養生經 心血管保健 男性健身好
當前位置:人民健康網>新聞資訊>
加碼大灣區口腔醫療服務 松柏為何選擇“惠口”模式?

時間:2021-09-22 12:33:32  來源:網絡轉載  觸屏頁

仿真頭模實驗室、顯微牙髓診療中心,數字化正畸中心、一系列高科技產品和技術正在成為惠州口腔醫院(下稱,惠口)的標配,而背后支撐其快速發展的正是剛剛在香港上市的時代天使的大股東松柏集

“仿真頭模實驗室、顯微牙髓診療中心,數字化正畸中心、……”一系列高科技產品和技術正在成為惠州口腔醫院(下稱,惠口)的標配,而背后支撐其快速發展的正是剛剛在香港上市的時代天使的大股東松柏集團(下稱,松柏)。松柏此前除了在業界所熟知的上游產品端布局外,其在下游口腔醫療服務領域的投入也開始提速,尤其是對粵港澳大灣區的產業鏈建設。

近日,惠品正式啟動“微笑天使守護計劃”,該計劃將在惠口總部及八大分院用時5年,為一萬名適齡兒童開展早期防齲治療;同時針對惠東、博羅、龍門三個縣級地區的留守兒童將派出公益行動隊,進行專項防齲行動。

對于松柏在大灣區的戰略布局,松柏聯合創始人馮岱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目前大灣區的高尖專口腔人才仍然不足,而醫生的培養需要耐心和長期投入。因此松柏選擇在惠州、河源、深圳、東莞、汕頭等方圓兩三百公里范圍內,通過引進高科技和專家團隊建設口腔醫療服務基地。

與世界其他灣區相比,粵港澳大灣區的人才比重明顯偏低,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口占常住人口的比例僅為17.47%,而美國與日本這一比重均超過了40%。松柏在惠州的舉措只是大灣區“打造創新人才高地”策略的一個縮影,如何在各個細分領域進行創新人才的培養成為大灣區發展的關鍵。

加碼大灣區 打造口腔人才培育基地

一年前松柏以口腔產業建設者的身份吸引了業界的目光,彼時距離他們進入這一行業已經過去了五年多的時間。松柏旗下控股經營和戰略投資的牙科企業40多家,包含產品與技術、軟件與分銷、醫療服務等全產業鏈環節,覆蓋亞洲、北美和歐洲。松柏發現在口腔產品和技術端做了很多投入后,發現高尖端技術與臨床醫療相結合漸成趨勢,于是以惠口為樣板建設口腔醫學學科、培育高科技人才,目標是建成輻射粵港澳大灣區的口腔人才培育基地。

“目前全國口腔醫生的需求壓力比較大,平均每8000人中才有一名牙醫,而發達國家的配比是1000-2000人/名,北歐牙醫配為600-800人/名。如果要達到發達國家的水平,牙醫的需求量還要增長好幾倍,按照目前口腔醫生的輸出速度至少需要一二十年。”惠州口腔醫院院長傅其宏表示。

口腔行業人才短缺是粵港澳大灣區高學歷高素質人才仍有較大缺口的縮影。《2020粵港澳大灣區與舊金山灣區人才流動趨勢白皮書》顯示,2019年,大灣區市場中碩士學歷人才需求達到30%,但人才供給僅占比19%;人才市場中針對博士及博士后人才的需求為2%,而人才供給占比僅1%。超過40%的人才集中在制造業行業,存在制造業人才占比高、高學歷人才占比小等突出特征,尤其在西方發達國家已經醞釀推出顛覆性技術的生物制藥、新材料、新能源等高端研發產業的高層次人才普遍存在“重金難求”的尷尬局面。

盡管大灣區各地域想方設法搶奪人才,但是區域內人才結構仍呈現了區域分布不均和國際化程度低兩個短板。創新是大灣區經濟持續發展的動力,而創新離不開人才。傅其宏表示,從目前口腔人才結構來看,很多名校的碩士和博士畢業后會選擇一線城市的口腔醫院或高校,能夠選擇在三四線落戶的高學歷口腔人才并不多,像惠州這樣的大灣區所轄城市要想擁有足夠多的高素質口腔醫生,只有建立專業的培育基地,才能解決口腔人才不足的難題。

馮岱告訴記者,過去六年松柏一直在做牙科全產業鏈的建設,前期的主要精力放在了上游的技術端,而隨著松柏對整個產業的深耕,如何把這些高尖端的技術與臨床醫療相結合成為一直思考的問題。他們希望把國際化的資源引入中國,通過強大的口腔醫療專家團隊建設口腔學科,將高科技落實到臨床醫療服務。通過對口腔醫生的培育,打通其上下游全產業鏈。

那么,能夠承接高尖端技術和國際化資源的區域選擇尤為重要。馮岱表示,北京、上海、廣州等一線、新一線城市本身就有很好的口腔醫療資源,而四五線的縣鄉醫療基礎比較差,因此將選擇的重點放到了發達的二三線城市,這一區域可以輻射周邊口腔技術比較落后的市場。

惠州開始進入松柏的視線,原因在于惠州的區位優勢非常明顯,距離香港僅一個多小時車程,可以把香港的專家或國際上知名的教授邀請到惠州,同時惠州及周邊區域非常缺乏口腔醫療資源,可以建立口腔醫學人才庫向周邊輸出。因此松柏以大灣區作為其口腔醫療服務業務的大本營,通過惠州口腔醫院整合大灣區資源,在惠州打造一個“高科技+口腔醫療服務”的樣板。

改變傳統模式  創新技術與醫療服務結合成趨勢

惠口成立于1992年,通過多年的發展,形成了初具規模、學科完整的口腔醫生團隊,早在1993年就引入惠州市的第一個醫學博士。然而近些年,醫生團隊規模停滯不前,醫院的發展進入了瓶頸期。

2019年松柏接手惠口后,大幅提高新醫生招聘數量,從以前每年只招收幾名新醫生,到現在每年招聘人數翻了十倍。目前惠口擁有醫生團隊超過250人,其中有48名碩士博士研究生。松柏所做的改變就是把人才培養和技術創新放在首位,目標是建立學術、教育、臨床方面綜合發展的口腔培訓基地。

圖說:新醫生在仿真頭模實驗室接受培訓

惠口于松柏進入的當年成立了教育中心,在中心開設了仿真頭模實驗室,對新醫生進行系統培訓。目前除醫科院校外,惠口仿真頭模實驗室是廣東規模最大的實驗室,為新醫生的臨床實踐奠定了基礎。正由于有這些培訓保障,惠口培養的新醫生執業醫師考試通過率接近90%,比全國平均通過率45-50%高出很多。

不容忽視的是,過去五年松柏一直在上中下游加碼新技術、新材料,不管是人才培育,還是對產業鏈各環節企業的投資,均是通過高科技等創新手段來破解行業痛點。傅其宏表示,口腔行業的臨床發展與科技發展密不可分,各方面的創新突破都需要和臨床相結合,才能使患者的體驗更好,促進整個行業的快速發展。

如何通過醫療技術破解牙科恐懼癥患者和自閉癥等特殊人群的牙齒治療問題?惠口建立了粵東地區首個舒適診療中心。該中心的舒眠治療技術可以減少特殊人群就診時的焦慮感,目前這樣的舒適診療中心在廣東省口腔醫療機構屈指可數。

馮岱認為,整個醫療健康和生命科學發展有一個很大的變化,就是個性化治療。也就是所有的創新技術需要和臨床結合,才能夠第一時間得到臨床的反饋,因此能夠把最先進的技術運用到臨床,是整個生命科學的一大趨勢。口腔行業也不例外,從全產業鏈角度來看,從上游技術到下游醫療是科技與醫學發展相結合的必然趨勢,這也決定了其培育模式有別于傳統的課堂教育。

進入惠口兩年來,松柏引進了許多新項目新技術,其中包括最新一代的CAD/CAM技術、顯微根管治療技術、數字化種植技術、數字化正畸技術等,還有國際先進水平的口內掃描儀,惠口正畸科的醫生已近人手一臺,這樣的配置在口腔醫療服務機構里非常罕見。

傅其宏表示,學科的建立使得醫生的成長空間更大,所以嘗試將培訓和科研相結合,醫生所受到的限制就會減少,能夠更好地發揮其潛力。因此科技醫療服務與醫療產品不同,后者主要看競爭格局和市場份額,而前者主要看科技實力,將核心能力培養出來,潛力就會巨大,而全科人才的培育對于周邊區域的模式輸出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加大投入  走出“惠口”模式

自松柏進入惠口后,不管是人員投入、設備投入,還是技術投入整體都在增加。雖然從經濟效益角度來講是降低的,但從學術和技術方面來看有利于惠口的長遠發展。

傅其宏表示,松柏邀請了原衛生部口腔種植科技中心主任、原國家生物材料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口腔臨床醫學研究所所長,以及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牙學院正畸專家、哈佛大學正畸專家等,擔任惠口醫療技術委員會委員,為惠口管理層和骨干專家提供專業指導。與此同時,馮岱作為哈佛大學醫學院附屬FORSYTH口腔研究院董事,針對口腔治療方面的難題也會向一些國際臨床、醫院管理、口腔教育專家請教,把國際前沿最新科研信息和發展理念帶到惠口。

據介紹,松柏可以為惠州當地口腔醫生提供多種培育資源,其培訓內容對社會開放,不管是私人診所醫生,還是公立醫院的醫生都可參加培訓班。如惠口承辦的粵港澳大灣區口腔健康聯盟常委會會議暨粵港澳大灣區口腔健康聯盟種植高峰論壇、2021年廣東省口腔學會年會等,均通過科技資源的共享為當地醫生提升醫療服務水平。這些醫生水平提高后,可以培養更多的學生,一方面為惠口系統內所用,另一方面可以為周邊地區提供類似的服務模式,加快大灣區在口腔人才的培育速度。

在全產業鏈培育模式的發展中,馮岱并不回避所面臨的問題。他認為,大規模的培訓不僅需要資金的大量投入,同時在醫院規模上還需要提供更大的服務平臺,尤其是高科技產品、設備的引進都需要更大的基地來支撐其后續發展。對于時間和成本的投入,松柏作為全產業鏈的建設者將堅持長期戰略,一步一個腳印地穩步前行,而大灣區口腔人才培育基地的建設也將成為松柏堅持不懈去做的事情。

該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人民健康網觀點,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系管理員予以刪除!

新聞資訊
新聞圖片更多
桃花色综合影院